20150722

先來分享一下上次新照的MRI,

 

很明顯SHONBA的T12L1幾乎是爆了,

L4L5大概也快掛了= =

今天下午一點半,

SHONBA到壢新醫療大樓報到了,

可是櫃台好像還沒開,

所以先到急診櫃台那邊處理。

帶著枕頭、棉被、臉盆、盥洗用品、毛巾、衣物、餅乾、飲料,

先是照了心電圖跟X光的樣子,

SHONBA也有點忘了,

去年也在這邊動過手術,

流程差不多,減少了緊張感。

做完檢查後上到隔壁門診大樓的六樓,

電梯裡看到了熟悉的服務人員,

到了六樓也見到了去年的護士,

這一切的熟悉感也是當初SHONBA會選擇壢新的原因之一。

到院後才發現SHONBA忘了帶手機,

跟櫃台報備一下就先去拿了手機,

回院之後等到四、五點麻醉師來做術前溝通,

然後就可以請假了,

只是請假規定一次只能四小時,

22:00前一定要回到病房,

我就抓在18:00去申辦手續,

然後20:30左右SHONBA的看護也從台北下來跟我會合了,

沒錯,就是SHONBA不離不棄的女朋友,

帶著她回到病房等待隔天一早的椎間盤暨椎板摘除手術。

由於SHONBA的手術是早上九點半上下,

前一天晚上00:00就禁食了,

SHONBA還刻意壓在23:59的時候灌水,

哈哈哈,

一早起床把屎拉一拉

(一定要蹲出來,因為術後不管是麻醉導致的肛門問題還是腸胃失調等會不好拉屎),

穿上綠色手術衣跟紙內褲,

打上點滴就出發了,

只見女朋友跟工作人員搖搖晃晃地終於把SHONBA推到手術房,

進去一關關的問了SHONBA一堆一樣的問題,

重複了好幾次的名字確認,

進到手術室的那剎那雖然有點熟悉感,

但是那肅殺冷清的氛圍還是令人膽怯,

左邊一支針進去,右邊一個人押面罩在我臉上,

吸進許多不知名的氣體後我便暈眩過去。

手術完的時候據醫生說SHONBA像被附身一樣無意識呈現狂暴狀態,

嚇到他們把SHONBA身上的管子都拔掉了。

SHONBA想恐怕是在掙脫起來吧,

SHONBA有印象有一小段時間SHONBA在掙脫恢復意識,

手術完要先在恢復室休息一段時間,
還記得剛在恢復室的時候我一直瘋狂發抖,

跟去年一樣,

好冷好冷,

護理人員趕緊拉了兩台大黃燈往SHONBA身上照,

終於等到家屬來認領了,

一陣顛簸後SHONBA又被女朋友跟工作人員拉回病房,

回去之後整個人痛到快瘋掉了,

背後還接出一條引流管接到一個小袋子,

裡面滿滿的血汙組織液,

稍微一動就像萬箭穿心般,

更何況每幾個小時因為背部太過悶酸必須稍稍翻身,

痛得快往生,

最麻煩的莫過於要起身復健走路、大便,

每一次起來動輒二十分鐘,

一個個當初輕鬆的連續動作都被拆解成無數個極盡痛楚的小動作。

每六個小時能夠打的一次嗎啡是我最期待的時候,

因為SHONBA沒有裝自費的,

所以都是要等六個小時請護士來打一次嗎啡止痛針。

打到護士以為SHONBA吸毒上癮,

還一度阻止我打,

誇張至極!

SHONBA真想拿刀在她背上劃兩口子再問她是不是真的需要嗎啡?

SHONBA背上可是兩段加起來要十五公分的切口啊!

最麻煩的是手術當中因為要處理椎間盤,

撥弄到一些神經,

導致SHONBA現在大小便困難,

失去完整的控制能力,

整個會陰部都是麻的,

醫生說少則一周長則一個月才會完全康復。

尿尿沒辦法想出來就出來,

只好裝上了尿袋。

大便卡在左下腹不出來,

只好也服用了軟便藥,

不用還好,

哪知隔天大便直接掉了我一褲一腳,

唉,人生沒這麼無奈過...... 

然後開始訓練自主尿尿,

綁起來,想尿的時候鬆開來,然後休息一小時再綁起來,

周而復始,

終於最後恢復了尿尿的能力,

但是也只能硬擠,

沒辦法像過去依樣恣意放射!

停用了軟便藥,怕屎像上次一樣太自由,

努力用高纖食物刺激SHONBA的腸胃蠕動。

終於日子來到了28日,

從22日入院到28日,

七天了,

帶著麻痺的會陰部跟緊縮的背部,

坐上了計程車,

老媽騎著我的機車,

返回溫暖的家。

開始漫長的修復之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HONBA 替代役考古題

SHONBA 替代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